在翼人族的傳統,若生下雙生子是一件即為榮耀之事。
但倘若其中一位有所殘疾的情況呢?




「…若不是妳!若沒有生下妳的話!」
如往常一樣,每當那女人出去購買家用回來,總是會闖到我房間對我又打又罵。我知道若哭出聲她會打的更重,臉頰雖然很痛,但我只是忍著淚水不敢作聲。


忍…不想被她打的更痛。

忍…再過一會,等他回來後就能解脫了。


「住手!這明明是我們家長的問題,打小孩幹嘛!」
如往常一樣,工作完回家的男子,在看到女人的行為後便立刻過來阻止,同時女人的標的便會立刻轉移到他身上…
「不,是『你』有問題。我記得你的家族也有這樣殘疾的小孩,是你將這不良的基因給傳下來!原本可以升級為一等民的!」
「升級有那麼重要?她可是妳懷胎十個月的孩…」
「我只有伊奈一個孩子!這種劣子不是我生的!不是我!」
「妳!……」
同樣的情景,同樣的對話,反覆發生了八年。


在父親的庇護下我摀住雙耳不去在意他們的對話,來到廚房尋找能冰敷的東西。一個身影在我踏進廚房時擦身而過,那位就是那完好無缺的哥哥,他回頭冷冷地瞄我一眼便離開了。


大概是滿臉淚水及紅腫的臉礙到他的視覺。每次面對他,我都有著極重的羨慕及自卑感…


打開儲物櫃看到一個裝滿涼水的水袋,大小適中,剛好可以敷臉。見父母親已經從客廳吵回主臥室,我拿著水袋走回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調整好水袋的位置後,我看著天花板發呆著。


為了生來就失去一半翅膀的我,老是在吵架的父母親,以及一個和我同為雙生子,但完全不親近的哥哥。


這,就是我所處的家庭…



『人生下來就是幸福』,這句話是誰說的呢。

=====


「都是妳害的!…」

又開始了,如同往常一樣。


什麼是家人?

我知道的,是有對老是在吵架的父母親,以及一個旁人說有殘疾的妹妹──

原為一等民的母親當年下嫁給二等民已經是個恥辱,當初在得知自己懷了雙生子時,能將身份回升一等民的事,我大概想像的出來她有多開心;但偏偏事與願違,雙生子的一名有所殘疾,正負相抵後沒有變化,母親將一切的錯怪在她身上,尤其在每月的市集當天跟以前一等民的朋友見面後自卑感使得火氣也特別大。
該認的命早該接受了,實在不懂這種無聊的事為什麼母親能吵了八年之久…


客廳接連響起巴掌聲,我皺著眉頭,對於母親如此欺凌艾薇一事有所不滿;但就算找她反應,她也只是當作耳邊風吹過,還是持續著自認為正確的行為…不然父親這八年對她的抗議早就奏效了。我無聲無息地穿過客廳來到廚房,翻找適合的水袋,在裝好清涼的冰水後將它安置在儲物櫃裡,一開門就能看到的明顯處。


「住手!這明明是我們家長的問題,打小孩幹嘛!」此時客廳刺耳的辱罵聲加入一名男子的聲音。


父親總算回家,而這回艾薇總算也能解脫了。
不自覺地鬆口氣,我隨手拿起桌上放著的果子,邊咬邊離開廚房,此時艾薇的身影沒預警地出現在我身旁,回頭看了她一眼,同時她正撫著紅腫的臉頰和我的視線相交。


是虧欠感作祟吧。我反射性地把視線移回,加快速度回到自己的房間,將吃剩的果子丟進垃圾桶後,躺在床上望著木板發呆。




剛剛的水袋艾薇有發現?
希望明天,她的臉頰復原情況能好一些。


=====

【蕗莎的話】

我一直都很想寫這種兩個以第一人稱下去,然後有所交集,並且能交互寫出各自的行動、思想以及理解對方舉動的故事;雖然知道寫的很差,不過自己寫的很滿足就是了~感謝艾薇和伊奈被我拿來當測試,我想以這種方式來看,自家的幾隻角色也只有他們兩個最適合了。
(我沒心思在去新設兩個角色)

艾薇,如同文章所提及的,是個只有一只翅膀的翼人族;十四歲時離家出走,但不幸被某盜賊團所擄,在快被當稀有品販賣掉時,讓盜賊團中的15歲少女帕爾菲所救,於是兩個小鬼單飛,仗著年輕氣盛的氣勢成為寶藏獵人(在大陸中尋找稀有品,然後高價賣給商人)。

伊奈,極重的戀妹情結、翼人中弓箭射擊的佼佼者,16歲便擔任神殿護衛。

翼人族的雙生子,他們和帕爾菲三個人的關係是從MS最初就沒有變過的設定。

只是當初設定的艾薇一家是溫馨和樂的小家庭…但是『既然是和樂家庭那她幹麻離家出走』、『難道要以“想闖蕩江湖”這種艾薇不可能有的想法來作理由』…等幾個茫點,在今年腦袋總算有回到現實上,著手將整個翼人族環境給改造了。

簡單來說就是階級化,一等、二等…到五等,之後就是劣等民。被分為一等民的家族血統(長相、魔力)都相當優秀,靠著身份在翼人族中大多擔任些高階位的工作;二等民以往雖然大多為一等民受某些原因而退級的人,但長久下來其血統優劣以無法跟一等相比。

雖然兩個人長相相似,但伊奈遺傳到母親一等血統,而艾薇為父親的二等,這種雙生子的不同方面遺傳在現實上還算常見,同時於此,伊奈、艾薇對雙方的想法也截然不同。

伊奈其實很喜歡艾薇,如果將性格轉換成維克特或塞洛伊兩型的話,我想他會成天跟在艾薇身邊,不讓她受到半點傷害,或者是跑跟母親大吵一架,然後喊著沒有艾薇就沒有我地威脅母親妥協;不過可惜他是個性情和表情都很冷淡的悶騷男,只會默默地在背後幫她省掉製作涼水袋的工夫。

虧欠感,是來自他無能改變她的遭遇。

艾薇一邊就比較簡單。面對雙生子哥哥,羨慕感是一定會有的。羨慕著“他有母親的關愛”、羨慕著“為什麼只有自己有殘疾,而他可以完好無缺”…等;而自卑感和羨慕是雙生的,同時這點也可以歸咎在伊奈那“好像在看螻蟻”的眼神。

就感情來看,艾薇不討厭伊奈,但也絕對稱不上喜歡他。


好~
MS劇情就說到這~接下來真的是【貓言貓語】了~

 

反正我想除了自己以外也沒人看完吧XDDD

最近在狂玩金色琴弦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專一》的個性。
玩戀愛遊戲只能專注於一、兩個角色,(想要四股但慘遭失敗)
聽音樂得將歌聽膩了才肯換曲,
/靈感只能從《MS》《貓爪子》《其它》中擇其一,若多選擇一起擺爛,若選擇其一後要改另一一項得放空等手/靈感結束……

像現在我得專一地把整個文寫好貼上,睡精才肯上門找我玩遊戲……


喵啦!!!這是啥時被設定的鬼個性啊!!!!(大囧)

 

 

創作者介紹

+貓爪子+ 秘舍

yukicat2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